•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教故事
    山西老人158年三次转世 一世男身两世女身(图)
    作者:邯郸佛教编辑部 发布时间:2015-10-30 来源:凤凰佛教

           

     

     牛文启居士是山西省石楼县裴沟乡裴沟村人,生于1916年农历二月初三日,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但她在山西石楼县裴沟乡很有名,因为她确颇有奇异之处。

    其一,是她能清晰地记得自己前两世轮回转世的情况,并能分毫不差地叙述。

    据她回忆,她第一世是陕西省西安市大雁塔人,男性,名叫周贵才,是贩骡贩马大商人,37岁那年去世。

    第二世投胎于河南省古洛阳一叶姓官宦人家,名叶文国,顺治16年,女扮男装中过文状元,在29岁那年夸官到青海省西宁市,后得伤寒而死。

    她今生投胎到山西省石楼县黄石峪村,是她记得的第三世。这一世家穷,没有读过书。后来嫁到离娘家五里路的裴沟村。她心灵手巧,剪一手好纸活。中国佛教学会常务理事、《光明日报》、《博览群书》总编常大林曾拜会老人家。

    常大林曾拜会牛居士老人(图片来源:资料图)

    其二,是她今生没有上一天学,四书五经却可熟背如流。因为她前世是文状元,前世读的书还记得的缘故。

    2010年,我们专程去山西拜见了这位当时已93岁的传奇人物牛文启老人。宾主似久别重逢,相见甚欢。天晚了,慈祥的老人吩咐孙子打扫另一孔窑洞,留我们在家住宿。我们虽不想麻烦他们,无奈村里别无旅馆,也只好随缘了。

    作者姐妹与牛文启老人母女合影,后排左一是其女儿。(图片来源:资料图)

    作者姐姐与牛文启老人三辈人合影,后排左一是其孙子。(图片来源:资料图)

    我们为什么千里迢迢来拜访牛居士?目的想核实来自各渠道的“再生人”信息的真实性。

    最初是从一本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功杂志上知道山西、河南一些“再生人”的事迹,后来从网络得知更多的“再生人”的信息,于是就想对这些事情了解一下,调查其真实性如何。

    本人曾学习过中功,曾遇到带有“灵鸽”的功友等,一些难以科学常识解释的现象,引起我对人生奥秘的探索兴趣。2006年,因为一个奇异的并在后来生活场景中出现的梦境,使我开始接触《地藏菩萨本愿经》,逐步进入佛门。

    佛教理论的终极目标,是教育大众出离“六道轮回”。“六道”是指人、天、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六道。每个生命都是因为无明颠倒造作的“业力”,才在六道中轮转不休,痛苦不堪。畜生、饿鬼、地狱三恶道的痛苦不必说了,而人、天、阿修罗三善道,痛苦虽然比三饿道轻,但同样存在“八苦”。而且会因为迷惑造恶业,来世可能更加痛苦。佛陀告诉我们,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善恶必然有报,三世因果,真实不虚。

    如何才能出离轮回?伟大的教师佛陀,教大众修学五个方面科目:净业三福、六和敬、戒定慧、六度、普贤十愿。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根基和意愿进行修学(种因),得到各人希望的果。这些修学的果分别成就人天乘(人、天众)、小乘罗汉、大乘菩萨、佛等果位。

    人天乘的基础是五戒十善,这也是净业三福的核心,如果人人按佛陀教诲去做,人间即净土。 按佛陀教诲断恶修善,得人天福报,可以有美好的人生,但不能出轮回;如果以真实利益众生的心积功累德,求生西方净土,可以出离“六道轮回”。

    我相信因果,觉得佛教理论非常有道理。但理解和相信“六道轮回”理论一开始却很困难,而这是修学的重要基础。对于从小学习科学,心中“无神论”观念根深蒂固的我们,“六道轮回”理论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我们都相信眼见为实,人、畜生这二道,我们天天打交道;而天、阿修罗、鬼、地狱四道众生,我们无法见到,所以很疑惑,这很正常。

    “再生人”、以及他们所讲的前世记忆是真的吗?如果这一切是真,我的人生观就要大大改变了,虽然改变固有观念往往非常艰难,但如果明知是错,当然不能让自己一错再错。

    千里之行,只为实地考察“再生人”。因为人生短暂,人命珍贵,所以对生命奥秘的探索是最值得关注的。山西张成保、折国娥、牛文启等,到海南岛唐江山、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再生人等报道,我都希望一一核实调查。我愿意老老实实做些调查研究,来判断事情的真假。这也是我不远千里去拜访牛文启和其他记得前世的“再生人”的原因。这就是山西之行的缘起。

    终于来到牛文启老人面前,还住在她的家里,并在她家住了三天,多么幸运,我当然要借此好好了解和观察了。这三天,我们尽可能多和老人交谈,只可惜她能听懂我们的普通话,但我们无法听懂她的山西裴沟村方言。

    天无绝人之路。幸亏老人会写字,所以我们的直接谈话大多是笔谈。虽然老人这一生没有读过书,但她会写繁体字,她尽量以孙子的纸笔回答我们的问题。

    但她家里笔墨纸张也很少,所以我们常常需要到村里寻找会讲普通话,又愿意花时间为我们“翻译”牛文启老人方言的人,来帮助我们进行交谈。当然,此举也可顺便了解村民们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牛文启老人居住的窑洞,老人平时就和小孙子睡在这个炕上。(图片来源:资料图)

    她的孙子伟琪时年十五岁,上中学,功课较重早出晚归。会讲普通话的他,晚上回家就常常被我们“抓壮丁”,充当了我们与他奶奶之间交谈的“翻译”。

    为什么老人没有读过书却会写繁体字呢?老人说,这是她前世读书的底子。她说,前世书读得很好,曾中状元。时间是清朝年间,与范无病同时中的状元。范是武状元,自己是文状元。

    她还说,姑表弟读书较差,自己曾为他替考,死后受到阎王斥责,因是真心帮助表弟,没有得表弟一分钱,被免予处罚。

    有一次老人背诵了一首非常长的偈子——类似诗歌,虽不一定押韵,但言辞古雅,很有哲理,真不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老太太能够即兴编出来的。

    为慎重起见,我们还访问了老人的邻居,以及裴沟村的不少村民,甚至包括跑“石楼-裴沟”线路的客运司机等人。听我们询问牛文启前世今生事的真假,人们都异口同声的说,她娘家距此仅五里路,嫁过来几十年了,她是个老实人,从不骗人,她所讲的事情都是可信的。

    人们说,她八岁就开始讲前生的事,而且后来她和家人曾按她前世记忆住址去找过她前世在西安、河南的老家,全都找到过,当时社会发展慢,好些地方都还是她记忆中的样子;老人至今还能讲西安、河南省的方言;而她家门口现在还在使用的一个小柴灶,邻居说,老人家亲手造的这个灶的样式是河南式,这个村里只此一个,样式非常独特。

    右一、右二分别是老人的乡亲和邻居。(图片来源:资料图)

    为什么记得前世的人这么少呢?为什么我们都不记得自己的前世呢?

    按照佛经,这是“隔阴之迷”。佛说“入胎、住胎、出胎”的痛苦太深,把记忆完全丧失了。

    南怀瑾先生在讲《南禅七日》时讲过:神识在入胎时,就像一只苍蝇突然进了电风扇一样,更确切说是进搅拌机,马上被搅进去并给搅晕了。仅这一关,就能让我们一般人完全迷失记忆了。

    “住胎”:佛在经中,称住胎时为“胎狱”,和坐监狱一样受罪。既使前面入胎时没有迷到,到这里,闷十个月也给闷迷了。

    “出胎”:佛说“如千针刺鲜肉”的痛苦。所以,小孩生出来,皮肤碰到空气,就如拿千万把针头刺扎鲜肉一样,没一个不哭的,太痛苦了!

    既使是一个人修行得很了不起了,能够做到入胎、住胎不迷,但是到了“出胎”这一关非迷不可。能够出胎不迷者,那真是证果的大阿罗汉,乘愿再来的佛、菩萨、圣人了。

    除非“夺舍”。所谓夺舍,就是夺了别人的房舍——肉身去住。

    南怀瑾先生在讲《我说参同契》一书中,说道家和密宗有一种功夫叫作夺舍,就是把自已的神识进入刚死的婴儿的体内。能够夺舍的人,一般有较高的修为,并且功行和道德也是很高的,为了不再转世被迷(隔阴之迷),他是借个身体继续再来修炼,所以他们是出胎不迷。南怀瑾先生说:“如果道德不够,干这个,会犯天条的。”

    牛文启老人对多次转世投胎经历,前后158年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根据“隔阴之迷”理论,我认为,牛文启做骡马商人以及高官之前的某个前世,一定有很高的修炼水平。否则无法解释她这三世158年间的转世记忆。从她自述发愿为村里修观世音菩萨庙多活了不少年来看,可见一斑。

    她说今生的寿命本来是25岁,因发愿要为裴沟村修观世音寺庙,没有资金,一直活到88岁,才将观世音庙修起开光。她说修寺院的目的是让观世音菩萨的形象留在人间,让大家知道真有轮回,真有菩萨,不要做坏事。之后她说不再来人间了。

    在偏僻乡村,拜访这样一位老人,听她讲述她的前世经历,看见没有读过书的她写繁体字,背诵子等,真是非常不可思议,觉得就象是佛陀在面前,给我宣讲法界的真实性一样的震撼。也对经上“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的教导,有了一点感受。

    回四川后,我曾上网查资料,清顺治16年是哪年?那年的状元是否范无病?但最后没有查到确切资料。不知道是否是老人的方言翻译失误?比如把“解元”误为“状元”?还是时间记忆有误?这个就需要有条件的同修们努力去揭开这个谜底了。

    和老人三天近距离相处,感觉她非常淳朴善良,的确不可能为此骗人。而且她多年坚持讲述这个前世今生故事,也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好处,还是一直坚持讲述这个同样的故事。

    相处三天,这位老人的善良真诚,给我们很深印象。她曾于2007年皈依佛门。下图是她的皈依证,法名“妙文”,真是非常确切。

    老人的皈依证(图片来源:资料图)

    当我们离开牛文启老人家时,彼此都有些依依不舍。老人已经93岁了,再见是何时呢?老人送了我们一些美丽的剪纸,是她凭一把剪刀剪出的。上图的这只通人性的黄狗送了我们很远,我们一再吩咐它快回去,才乖乖地坐在山坡上目送我们。我们对它念了许多“往生咒”,希望它来世得人身,闻佛法,速出轮回!

    和这位老人分别后,我们还曾拜访了山西另外两位知道自己前世的“再生人”,这些有益的经历就不在这里叙述了。很有意思的是,许多山西农村老乡对我们千里迢迢,只为搞清楚是否有轮回感到很不理解,他们觉得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老乡们说,他们周围这种事情非常多。这些”再生人“还不是和普通人一样过日子,没有意思。我们一再要求告诉我们某某再生人地址时,老乡通常不愿意,即使最后说了,也一再叮嘱“可不要对他说是我告诉你的啊”因为这些再生人即使知道自己的前世,但往往没有能够象牛居士一样继续念佛修行,他们生活在普通人中,由于知晓前世纠葛,有时候会多一重普通人难以理解的困惑,比如折国娥前世的儿子当时40多岁,却要喊年仅30多岁又是女子的折为“爹”,面对许多人奇异的眼光,可知他们内心承受的压力,这也是他们不欲为人知晓的原因之一吧,他们通常不愿意因此被人打扰。但我们的拜访还是很有收获,知道了这些事情原来是真实不虚的。

    在我们拜访的“再生人”中,牛文启老人是对我们最慈悲的一位。初次见面,我们对她并没有陌生感,很自然的就称呼她“老姨”。后来她说某个前世曾与我们母亲做姊妹,原来这声“老姨”的称谓,前因如此!

    山西之行的结论是:六道轮回是真实不虚的。

    回川后,我们曾想再去山西看望牛文启老人,但在2012年暑假将尽惊闻噩耗,她儿子全德告知我们,老人家于农历七月二十九日去世。她儿子说,老人去世时什么都知道,并且知道自己将于七月二十九日去世。  听闻此言,悲伤时又有些欣慰,想来素有修持的老人当归净土。感念老人恩德,其后我们曾在四川的彭州、乐至等地多处寺院为老人立往生牌位超度,并将自己诵经念佛功德回向老人,希望她往生西方净土莲品增上!

    在我的母亲之外,牛文启老人是于我法身慧命最有大恩的恩人,是在红尘中度我的菩萨。

    她以我亲见共处的首位“再生人”身份,为我们现身说法,证明了佛法的真实性,对我的巨大震撼,不亚于亲在释迦牟尼佛的法座前听闻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