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教基础
    只需十分钟 带你了解佛教发展史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8-05 来源:

     只需十分钟 带你了解佛教发展史

    佛教历经千年演变,历时之长,使人惊叹 (资料图)

    文/刘立丰

    佛法历经近3000的流变,历时之长,令人惊叹;期间无数高僧大德研究佛教历史的著作如汗牛充栋,令人目不暇接。本文之所以叫《佛法微史》,就是从这浩瀚的佛教历史研究的海洋中取一滴水,呈现给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网友,让大家在百忙之余,抽空了解一下佛教的历史。这绝不是佛法的全貌,只略算是管中窥豹。由于作者学问有限,疏漏和不当之处在所难免,还请各位专家和网友多多批评指正。

    1.佛法在印度的流变

    佛教缘起于印度。

    佛教的教主是释迦牟尼。他出生的时间在公元前5世纪左右。他姓乔达摩,名悉达多。迦毗罗卫国的王子。从小就聪明过人,文武双全。

    长大成人后,释迦牟尼多次出游,看到人间老、病、死等各种苦,发誓要去探求人为什么会苦,宇宙人生的真相是什么。于是他放弃太子身份和王宫安逸的生活,离家寻道。但经过6年的苦修,仍无法找到解脱之道。

    大约35岁的时候,释迦牟尼在一棵菩提树下冥思苦想,发大誓愿“不证菩提,不起此座”,终于大彻大悟,悟到了宇宙人生的真相:缘起。最初为人演说四圣谛——苦谛(人生皆苦)、集谛(为什么苦)、灭谛(灭苦,入涅槃)和道谛(修“八正道”)。

    释迦牟尼一生讲经说法49年(一说45年),后入涅槃。释迦牟尼的肉身虽已断尽,但佛法却一直流传至今,教化众生无量无边。

    释迦牟尼灭度以后,佛法是如何流变的呢?

    印度是一个诗意的国家,不重视历史,佛法的流变过程也只能从后人的考据或佛经中寻找。

    释迦牟尼灭度大约100年内,他的弟子基本能够按照他的教诲来继续弘扬佛法。这段时间我们叫“原始佛教”期。此后,佛教发生了分化。

    弟子中有资历的人,觉得自己学的最正统,以严格持律为特征,偏重于说”有”;以年轻人为主的弟子们,主张对佛法中繁缛的规矩进行改革,偏重于说”空”。有资历的,被后人称为上座部;以年轻人为主的弟子们,被后人称为大众部。佛法开始分派了。

    公元1世纪左右,“大乘”佛教开始兴起了。他们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就把原来的原始佛教和大众部、上座部等统称为”小乘”。所谓“大乘”就是大船,要普度众生;所谓”小乘”就是小船,众生自救。其实大、小乘都是释迦牟尼根据不同人的根机说的不同法,没有高下之分。

    后来,大乘佛教也开始分化,又分了两派:一是中观派;一是瑜伽行派。前者侧重讲空,后者侧重讲有。前者的代表人物是龙树;后者的代表人物是无著。唐僧(玄奘)当年去西天(印度)取经,学的就是瑜伽行派,后来回国创立了唯识宗。

    7世纪开始,印度佛教开始衰落了,大乘佛教与印度教结合,形成了密教,流行于西藏青海内蒙一带的密宗与这个密切相关。

    公元10世纪,由于印度受伊斯兰国家的侵略,印度佛教已经奄奄一息了;13世纪基本就消失了。

    不过佛法没有消亡,开始在别地开花结果。向北传入中国汉地,形成汉传佛教;传入中国藏地,形成藏传佛教;向南传入斯里兰卡等地,形成南传佛教。

    到了今天,佛教在它的娘家印度,又逐步开始受到重视,并逐步恢复了。

    2.佛法在中国的流变:神话般的传入

    佛法传入中国,有明确史料记载(如《后汉书·西域.天竺国传》)的是汉明帝(他的父亲更有名,是刘秀)时期。但传说比历史有趣。

    话说汉明帝曾夜梦一神人,第二天问群臣此人是谁。有位渊博的大臣说这是佛。明帝一听,赶紧派人去印度寻找。去印度的人遇到了高僧摄摩腾和竺法兰,便邀请他们来汉地传播佛法。二人接受邀请,用白马驮经,来到洛阳,在当地建寺,名为”白马寺”。白马寺便是我国最早的寺院。

    这摄摩腾长得相当潇洒,也有才,精通大小乘经典,还爱旅游,到处游说为生;这竺法兰是印度的佛学学者的老师,有语言天赋,很快就学会了汉语,更神的是汉武帝当年挖地道挖出很多黑灰,一直没搞懂是怎么回事,后世人请教竺法兰,竺法兰说这是世界末日炼狱的灰烬,他从此出名了。

    当然这只是《高僧传》和《后汉书》记载的传说,佛法传入中国的时间,应该比这个还早,由于没有可靠文献记载,我们也就只能以汉明帝时期为佛法传入中国的最早时期了。

    刚传入中国的时候,佛法的义理与当时流行的黄老之学(清静无为)有些类似,所以很容易被人接受。另外,很有意思意思的是,当时释迦牟尼被称为“大神”。

    佛法一传入,大家很重视译经的工作,最早传入中国的佛经是《四十二章经》。也有的人说这是汉人自己仿照《论语》的形式来整理的,这经的形式确实很像《论语》,里面很多比喻非常经典,让人百看不厌。

    最早的佛学论著当数《牟子理惑论》,相传为东汉末年牟子所著。估计也是假托,牟子,不就是释迦牟尼的简称么?这部著作就是以儒家和道家的理念来解释佛法,挺有意思。

    有一点需要特别说明,东汉时期佛法还被当成奇教异术来看待,跟跳大神的区别也不大,还没多少信仰者。佛法当时很孤独。

    3.佛法在中国的流变:在孤独中发展

    佛法在汉朝,还没有多少信众。不仅知名度不高,还受到儒家和道家的的排挤。

    到了魏晋南北朝,佛法终于有了长足的发展。

    这种发展,也要依靠如下的缘:

    首先,下层的需求。由于战乱太多,民众受了太多的苦。他们又不知道为什么苦,佛法可以给他们转世的希望,这正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其次,上层的需求。帝王有钱有权,但怕死。他们听说信佛可以往生,这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很多帝王都信佛。如北魏孝文帝、梁武帝等都是著名的佛教徒。

    第三,佛法与当时的清谈之风和玄学相结合,为佛法注入了新风。

    还有一个因素,不能忽视,那就是佛法的传播形式也开始多样化。白居易对此有深刻的体会,他说“先以诗句牵,以令从佛智,人多爱诗句,我独知师意”。也就是通过诗句这样的喜闻乐见的形式,来吸引人来信佛。当时的佛教石窟和壁画也非常发达,例如建于北魏的龙门和云岗石窟,本质上就是一个个传播佛教的圣地。

    对佛法传播起到更大推动作用的,是出现了一批佛学大师。

    鸠摩罗什:老家是印度,生于新疆。记忆力超好,汉语很强,对佛法相当精通。他被前秦大将吕光俘虏到汉地,后秦时候被姚兴派人迎至长安从事译经工作,成为我国一大译经家。几个流传极广的佛经和论著,都是他翻译的,例如:《大般若经》、《妙法莲华经》、《金刚经》、《维摩诘经》、《佛说阿弥陀经》、《中论》、《大智度论》、《十二门论》和《百论》等共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

    朱士行:三国时的高僧,他的法号很有意思,叫八戒,在白马寺设戒坛,朱士行首先登坛受戒,成为我国历史上汉家沙门第一人。更重要的是那时已经兴起赴印度取经,他也是我国赴印度取经的第一人。他姓朱,叫八戒,笔者怀疑他是不是《西游记》里八戒的原型呢?

    道安:别看他长的不好看,却相当有才,对佛法相当精通。他在般若学上颇有建树,还编撰了历史上第一部佛经目录《道安录》;在翻译佛经上他提出了著名的“五失本”和”三不易”的原则,沿用至今。

    慧远:东晋高僧。他听了道安讲《般若经》而开悟,感叹说:儒道九流,皆糠秕耳。说的有点绝对了,不过看出他是个性情中人。他创立了东林寺,于阿弥陀佛像前拜佛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后来被拜为净土宗初祖。

    但还有一个皇帝不得不提,那就是著名的梁武帝。

    梁武帝是虔诚的佛教徒,热衷于修建寺院,那首著名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便是说梁武帝的功绩的。他明令禁止僧众吃肉,提倡信佛的人吃素,汉传佛教将这一习惯沿用至今。有意思的是他还经常舍身为奴,然后再让大臣重金赎回。当然,什么事情都是过犹不及,佛教的过度发展削弱了梁朝的国力,最终”候景之乱”爆发,梁武帝也被困死了。

    4.佛法在中国的流变:佛法的全盛期

    佛法经历了传入期和发展期,到了隋唐达到了鼎盛。

    佛法在隋唐时期最大的特点就是形成了各种宗派。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几大宗派:禅宗、天台宗、三论宗、华严宗、律宗、唯识宗、净土宗和密宗都是隋唐时代确立的。从佛教的兴盛可以看出当时经济发达、思想解放。

    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唯识宗和三论宗主要侧重于佛学研究和言传教授,他们把佛法做了很多归纳总结,很多词汇如十法界、一念三千、转识成智等都是他们总结出来的。我们把这些宗派统称为教宗。其实,“宗教”一词,原本是佛教术语,是指“宗门”和“教门”,简称“宗教”。大致来说:佛的心传,叫做宗门;佛的言传,叫做教门。二者是圆融的,不可机械理解。教宗的理论体系非常严密、思想博大精深,但普通信众的需求,总是越方便越简约就越好,所以这些宗派到现在已经式微了。

    禅宗是汉传佛教的原创。中国的佛法,以禅宗为主要特色。六祖慧能及其著名的《坛经》成了信佛人家喻户晓的人物和经典。现在中国汉传寺院,大部分是禅宗寺院,足可见其影响之大。关于禅宗,我们后面有专门介绍。

    律宗崇尚严格持戒律,虽然好懂,但对普通大众实行起来就不方便了,因而也就同样日益式微了。

    密宗是由传入藏地的佛法逐步演变的,这个我们在后面有专题介绍。

    唐朝著名的佛教人物唐僧,大家再熟悉不过了。唐僧,也就是玄奘。《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把唐僧描绘成比较懦弱的样子,现实的唐僧却完全不是这样。他是河南人,贞观三年独自一人去印度取经,九死一生,行程数万里,入当时印度佛教最高学府那烂陀寺学习《瑜伽师地论》。他精通梵语,与印度各学派论师展开辩论,每次都能获胜。当地戒日王举办无遮大会,邀请佛学者5000人出席。玄奘在会上宣讲大乘教义,无人敢与他辩论。

    玄奘回国后唐太宗请他当官,他不当,他只想致力于佛经的翻译。他主持翻译出经律论73部,1330卷!我们熟知的《心经》就是他翻译的。他创立了法相唯识宗。他写的《大唐西域记》对研究中国和印度佛教史,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武则天是统治阶层倡导佛法的代表人物。现在佛经前面的四句《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就是武则天写的。她主持翻译80卷《华严经》,支持华严宗的形成和发展。

    其他隋唐佛教著名人物如六祖慧能、智者大师等等,就不一一介绍了。

    只需十分钟 带你了解佛教发展史

    佛教历史悠久 (资料图)

    5.佛法在中国的流变:禅宗的突起

    太虚大师曾说过:“中国佛学的特质在禅。”谈中国的佛法,不能不不谈禅宗。

    禅宗是中国特有的。隋唐时期禅宗已经成熟,还传播到朝鲜和日本等地。

    为什么说禅宗是中国特有的呢?因为中国禅和印度禅有本质的区别。胡适在《禅宗是什么》一文中举了两个例子:

    故事一:

    有人犯了罪,国王要杀他。国王想了一个法子,叫这个犯罪的人捧着一盆油,从东城走到西城,一滴不能泼在地上。犯罪的人如果能够做到,就可免死。这一天,犯罪的人从东城捧了一盆油,慢慢的向西城走,他的父母妻子儿女在后面哭,他也不为他们所乱。走了不远,有一个人家失火,街上救火的和行人都混乱起来,但是他也不乱。再往前走,又有一只象奔出来了,他也毫不在意,安安稳稳的把油从捧到西城。国王于是就把它赦免了。

    故事二:

    有一家人是靠做贼吃饭的。有一天,他的儿子向父亲说:爹,我的年纪也不小了,应当要自得其食了,于是叫他父亲教他一点本领。一天晚上,他父亲拿一把刀带他到一大户人家去,先用刀将墙打通,引他进去。他父亲于是赶紧在外面喊:你家有贼了!儿子没办法,只好藏在这家的柜子里,无法出来,于是就学老老鼠叫。这家的太太听到了动静,就对丫头说:梅香,看看柜子里的老鼠。梅香开柜一看,原来是个贼,这贼立刻把丫头打倒,奔回家去了。这家人也没追上他。这个儿子回到家,看到他父亲,就怪他父亲为啥害他。他父亲很镇定的说:“你有饭吃了。”

    第一个故事讲的就是印度禅;第二个故事讲的就是中国的禅宗。

    印度禅重点在定,在管住自己的心;中国的禅宗讲定慧等学,也就是强调定中生慧,讲究“顿悟成佛”(慧能禅的核心),破除对印度的崇拜和对佛祖等名相的崇拜。禅宗是对印度佛教的革命。禅宗六祖慧能闻《金刚经》一句,而立志上求佛道;后因五祖为他讲《金刚经》,而顿悟。《金刚经》对中国的禅宗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据传禅宗的初祖是大迦叶,在印度传了二十八代,传到达摩,达摩到中国传法,成为中国禅宗初祖。达摩传慧可,慧可传僧璨,僧璨传道信,道信传弘忍,弘忍传慧能(北传神秀)。六祖的弟子神会让顿悟禅发扬光大,后又分为五宗七家,一直延续至今。当代知名的佛学大师星云大师,就是禅宗分支临济正宗第四十八代传人。

    大家都熟悉的“南顿北渐“,是指唐朝时,禅宗在南方以漕溪慧能为代表,提倡顿悟;北方以神秀为代表主张渐修。

    禅学的方法,按照胡适的归纳,有如下几种:

    一、不说破:人人皆有佛性,需要自悟,不须挑明。挑明就是口头禅了。

    二、存疑:对师傅和先人的话也要留有疑虑。

    三、禅机:给你一点暗示,但是不说破,需要参悟。

    四、行脚:就是走万里路,在实践中修行。

    五、悟:禅追求的境界就是悟。

    6.佛法在中国的流变:融合与方便

    宋代以后,佛法出现了两个趋势:

    一是佛学(禅宗)与儒学相互融合,更汉化了;

    二是从禅宗的兴盛转为更加方便的法门——净土宗的兴盛。

    白化文在《汉华佛教与佛寺》一文中说:“汉化佛教至此基本成熟和定型化,已经把原始佛教的一切改变得面目全非了。如果释迦牟尼复活,到中国来旅游,必然莫名惊诧,不认识是自己创立的那个宗教了。”

    这种变化的根源还是信众的需求啊!

    宋代开始一大批当官的、有文化的大家,如苏轼、王安石、黄庭坚、欧阳修等都是佛教徒,同时他们又有深厚的儒家修为。更重要的是宋代以来的内忧外患,让他们相当苦闷,儒学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佛法自然是止痛药了。佛学与儒学的融合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王安石被解职务,就写了一首诗:

    “身如泡沫亦如风,刀割香涂共一空;宴坐世间观此理,维摩虽病有神通。”

    可以看出他是相当郁闷啊!

    明末四大高僧的出现,奠定了佛法的新走向:导归净土。

    这四大高僧是:云栖袾宏(莲池)、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藕益智旭是也。

    从藕益大师心路历程,可以看出佛法导归净土的必然性。他是江苏人,年轻的时候学儒学,专门反对佛教,还写了《辟佛论》,后来读了佛学大师的书,突然又开始信佛了。一开始他学律宗,发现这个宗派别人根本不感兴趣,难以引起共鸣。于是他经常晚上大哭,以至于开始骂人了:“法师是乌龟,善知识是王八”(参见《祖堂幽栖寺丁亥除夕普说》)。最后还是顺应信众的喜好,专注弘扬净土思想,念佛成佛的净土宗也就必然顺应信众的需要登上历史舞台了,一直活跃至今。

    四位大师的观点,对当代的净土宗有很多启示:比如他们提倡持律、经论、参禅与念佛要有机统一,不可偏废;不仅要往生,更要关心世事,有救世济民的思想;融汇诸宗,归极净土等。

    明清以后,佛法进一步衰落了。但是还是出现了一批佛学大家。

    弘一法师:这是奇人,全才。音乐、美术、诗词、戏曲无不精通,更厉害的是他修的是律宗。从艺术到戒律,一个充满了极端矛盾的大师!

    太虚大师:大师厉害的地方在于他提出了“人生佛教”,至今影响了一大批佛学大师,如当代高僧如星云大师和印顺法师都提倡“人间佛教”,这是离不开太虚大师的影响。

    虚云大师:中国近代禅宗的泰斗,以禅修和苦修为世人尊敬,1953年任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

    杨文会:创办了闻名的”金陵刻经处”。

    欧阳竟无:创办了”支那内学院”,专门研究佛学,可惜50年代停办了。

    吕澂:通晓英、日、梵、藏、巴利等多种文字,对印度佛学和中国佛学有深入研究。他写的《中国佛学源流略讲》等书成为佛学经典。

    这些大师的治学精神和修为,值得今天学佛和搞佛学的人进行反思,我们千万别走的离他们太远了!

    7.佛法在中国的流变:藏传佛教点滴

    很多人最容易误解的地方,就是把密宗与藏传佛教混为一谈。

    藏传佛教,或称藏语系佛教,又称为喇嘛教,是指传入西藏的佛教分支。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并称佛教三大体系。藏传佛教是以大乘佛教为主,其下又可分成密教与显教传承。总而言之,密宗是藏传佛教的一个派别,并不是藏传佛教的全部。

    关于密宗,《佛光大词典》(北京图书馆出版社,4477页,以下同)上是这样描述的:

    “密宗又作真言宗、瑜伽宗、金刚顶宗、庇卢遮那宗、开元宗、秘密乘。依真言陀罗尼之法门,修五相,三密等妙行,以期即身成佛之大乘宗派。”

    此定义可以简化成这样几个字:“密宗是秘密乘,是大乘宗派。”也有人据此将其称为“秘密大乘佛法”。

    既然是大乘佛法,那就一定符合大乘佛法的标准:悲智双修(既要修智慧(般若),也要修慈悲。)

    密宗密在哪里?

    《佛光大词典》上说:“此宗派通称密教(显教之对称)者,系显示自宗所诠解之教理最为尊密……认为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之金刚界、胎藏界两部教法,方为佛自内证之境界,深妙奥秘,故以密自称;又不得对未灌顶人宣示其法,故称密。然就诠理之教而言,本无显密之别,惟其摄理成规所宗尚之行轨特殊,为区别其余宗派,故称密宗为宜。”

    大致的意思是说密宗认为:修密宗所证得得境界比显宗(相对密宗以外的宗派)更加深妙奥秘;对一般人(未灌顶的人)不说不传;宗教仪轨比较特殊。正如印顺法师所说:“这一系的佛教(密宗),有不许公开的秘密传授,及充满神秘内容的特征。”(《印度佛教思想史》,中华书局,342页)

    藏传佛教不止密宗一家,有大乘也有小乘的佛法,但以密宗为主要特色。据潘桂明在《中国的佛教》一书中所说:“佛教最早进入西藏是在公元5世纪左右拉脱脱聂赞时期,据传当时有两名印度僧侣带了密教经典、法器和真言(咒语)等进入西藏,但并没有引起藏王的重视,也没有起过任何作用。”(《中国的佛教》,商务印书馆,126页)佛法真正大规模传入西藏是在7世纪松赞干布(617-650)时期,从那时开始,佛法从印度和汉地两路传入西藏。由此可见藏传佛教是显密融汇的。

    显教自不必多说,密教是藏传佛教的重要特色,它到底是如何缘起和流变的呢?

    印顺法师在《印度佛教思想史》一书中说:“在‘大乘佛法’(及部派佛法)流行中,秘密化的佛法,潜滋暗长,终于成为‘秘密大乘佛法’,广大流行,为印度后期佛教的主流。”(《印度佛教思想史》,中华书局,341页)由此可见,秘密佛法早在部派佛教中就已经产生,在大乘佛法发展的后期,成为大乘佛法的主流。

    印顺法师又说:“在中国佛教史上,善无畏(Subhakar-simha)、金刚智(Vajra-bodhi)、不空(Amoghavajra),在西元七一六–––七七四年间,先后到中国来,传授《大日经》、《金刚顶经》等法门。又传入日本,被称为‘密教’,与‘显教’(佛法与大乘佛法)对称。”但由于当时唐代进入衰乱时期,秘密大乘在汉地的传法中断,反而大量的传入了西藏。

    以上可见,一方面,秘密大乘佛法直接由印度传入西藏;一方面,也由汉地传入西藏。

    然而佛法在西藏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佛法从传入西藏开始,始终是与当地原始的本教不断斗争和合作中生存发展起来的。

    佛法从传入西藏开始,就受到旧贵族和本教祭师的强烈抵抗。

    赤松赞德(吐蕃王,755-797)时期,为了对抗本教,赤松赞德派人去尼泊尔迎请寂护(中观派大师)和莲华生(密教大师)。莲华生相当了得,他“以密法与本教巫师进行斗争,每战胜一本教巫师,即宣布本教某神祇已经被降服,并封为佛教的护法神。他又吸取本教的巫术、祭祀等基本仪式,以本教的形式宣传佛教的内容”(潘桂明《中国的佛教》,128页)。以寂护为代表之一的中观派思想,始终影响着藏传佛教,以至于多识仁波切说:“藏传佛教属清一色的中观派”。(《宗喀巴大师佛学名著译解》,甘肃民族出版社,序言)

    莲华生的做法,充分体现了释迦牟尼当年的教诲和做法,当年释迦牟尼不也是用婆罗门教的很多说法来向婆罗门教徒宣杨佛法的么?比如六道轮回啊、天龙八部啊、沙门仪轨等等。莲华生大士的妙处就是应机教化,传播佛法。

    然而诸行无常,这是真实不虚的。公元838年,本教贵族杀死了当时的吐蕃王,展开了大规模的灭佛运动(这种灭佛运动在汉地也是时有发生的),这标志着藏传佛教“前弘期”的结束,此后100多年一蹶不振。

    10世纪后半期,佛法在西藏复兴。一个重要的人物来到了西藏,他就是印度的阿底峡大师(982-1054)。他除了传法,还调整藏传佛教的内部关系,他对西藏密教的发展至关重要,保证了此后藏传佛教的长久发展。

    关于藏传佛教,大家经常听到红教、白教、花教和黄教,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这些都是藏传佛教的不同教派,这些名字都是取自他们不同教派的比较有特色的服饰或道场的颜色。

    红教,即宁玛派,是藏传佛教后弘期最古老的教派,“宁玛”就是“老”的意思,因为该教派僧侣多戴红帽,因而叫红教。该派僧侣可以娶妻生子,从事生产。

    白教,即噶举派,因注重密法的口授传承而得名,噶举就是“口传”的意思。因该派僧侣多穿白色僧衣,因而叫白教。该教派主张显密双修。

    花教,即萨迦派,因其道场寺院围墙上涂有红白蓝三色线条,所以俗称“花教”。该教派最著名的就是第五祖八思巴(1235-1280)。忽必烈继任蒙古汗位,立即封八思巴为国师,赐玉印。 1264年,忽必烈迁都大都(今北京),在中央政权内设置总制院,掌管全国佛教和藏族地区事务,又命八思巴以国师的身份兼管总制院事。八思巴还奉忽必烈之命创制“蒙古新字”。蒙古新字是八思巴依照藏文30个字母创制的由41个字母构成的一种新文字,其语音拼读均按蒙语,后来蒙古新字又称八思巴蒙文。

    黄教,即格鲁派,该派提倡戴黄帽,所以俗称黄教。这也是藏传佛教最有实权的大教派。格鲁派的创始人就是著名的宗喀巴大师(1357-1419)。大师生于青海塔尔寺一个藏族牧民家庭,从小就出现异于常人的神通智慧。16岁进藏求学,24岁获得四明博士学位,31岁写出《般若金珠蔓论》。

    大师最厉害的地方有如下三点:

    一是进行了“宗教改革”,一改之前各派戒律废弛,教风败坏,上层僧侣飞扬跋扈的状况,顺应民众的要求,要求僧侣严格持戒、独身不娶、脱离生产、常住寺院;

    二是建立学院式的寺院,加强经学正规教育。青海塔尔寺就是为了纪念宗喀巴大师在他的出生地而建立的,塔尔寺位于青海省西宁市西南25公里处的湟中县城鲁沙尔镇。笔者在几年前去过一次,相当宏伟壮观,塔尔寺内设四大经院(显宗经院,密宗经院,医明经院,十轮经院),这是学院式的寺院的重要特征。

    三是他于1401年和1406年分别撰写了《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奠定了他创立格鲁派的理论思想基础。他一生中的著作达170多卷。对后世藏传佛教的发展和传承功不可没。

    由于格鲁派僧侣禁止僧侣娶妻生子,为了解决首领的继承问题,他们采取了活佛转世相承的办法。“所谓‘活佛‘,在西藏佛教中,是指在宗教修行方面取得较高成就,能根据自己的意愿而转世的人。”(潘桂明《中国的佛教》,134页)

    从宗喀巴的再传弟子索南加措开始,格鲁派形成了“达赖”和“班禅”两大活佛系统。“达赖喇嘛”意思是“智慧深广犹如大海能包容一切的上师”,“班禅”是指“大学者”。他们同为格鲁派,并在藏地有广泛的影响力。“清乾隆57年(1792年),中国政府颁布‘金瓶掣签‘制度,从此,达赖和班禅的转世,均须经中央政府册封,才算有效。这已成为历史惯例和定制。”(潘桂明《中国的佛教》,136页)

    藏传佛教还有一个非常教派––噶当派。这个教派的创始人就是阿底峡。这个教派强调戒律,对藏传佛教尤其是格鲁派影响巨大,宗喀巴的宗教改革的核心也是要加强戒律,有了戒律,就有了威信,就有了群众的信仰,才有藏传佛教的今天。

    笔者对藏传佛教最感兴趣的,还是它的经院教育。

    20世纪30年代前,西藏没有现代的主流的教育体系,但它有个独特的教学制度–––佛教经院教育。寺院是学校,高僧是老师。学的是佛学和与其相关的一些内容。当然现在西藏已经有了现代的大学、中学和小学,但是经院教育也一直并行着。

    在现代教育和行政制度在西藏出现之前,经院教育有两个重要功能:

    一是传授知识;

    二是选拔官员。

    在以前,一些家庭为了摆脱贫困,唯一的机会就是“进庙”。进庙的人要自己带粮食,每隔几个月回家一次,他们往来于家庭和寺院之间,无形中也把知识传播到了自己的家乡。

    那时候西藏还是政教合一的。地方官一定有两个,一个是出家人,一个是在家人。在家人一定是贵族;出家人反而给穷人一个上升的希望,所以经院教育,促进社会公平那是相当重要。

    他们在经院里都学什么呢?基本就这五样:

    唯识学:第一部书是《现观庄严论》,是讲唯识的。我们非常熟悉的《心经》就是唯识的经典,当年就是玄奘法师(唐三藏)翻译的。唯识宗认为”万法唯识”,宇宙间的一切均为”识”所变现。唯识学建立第八识(阿赖耶识)来说明宇宙万有的来源、特性与变化规则。

    因明:第二部是《量释论》,也就是佛法的逻辑学。《量释论》是印度因明学史上的重要著作,作者为佛教因明学大师法称。因明论认为一切事物都在变化,只有变化中的”新知”才是正确的知识。因明是古代印度的五明(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和内明)之一。弥勒在《庄严经论》中说:“若不精通五学,大菩萨也成不了遍知者”。这里的五学即是五明。可见佛法对知识是非常重视的,五明是成佛的基础啊!

    中道:第三部要学的是《入中论》,唐代义净三藏在其所著《南海寄归内法传》中说:“所云大乘,无过二种,一则中观,二乃瑜伽。中观则俗有真空,体虚如化;瑜伽则外无内有,事皆唯识。”由是可知,大乘佛法有两大法脉或学派,一是中观学派,二是瑜伽学派。这两派对藏传佛教的影响相当大。以至于多识仁波切认为藏传佛教是清一色的中观派。中观论就是破斥边见,而走中道。可见藏传佛教是讲究以理入信的。这一点很多人是有偏见的。整个佛法难道不也是这样么?抛开“理”单纯讲信,是容易落入迷信的。印顺法师也说:“佛法是理智的宗教,不仅是信仰的。”(《成佛之道》自序,中华书局)

    戒律:藏传佛教一向是重视戒律的。无论是阿底峡大师还是宗喀巴大师,他们对藏传佛教的改革,非常重要的就是恢复严苛的戒律,这是赢得民众信仰之心的关键。释迦牟尼当年临灭度之时,弟子问他:您如果走了,我们以何为师呢?释迦牟尼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大师。”(引自《佛遗教经》)这里的“波罗提木叉”,就是戒律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走了,你们就以戒律为师。可见释迦牟尼对戒律是何等重视,教诲是何等恳切啊!因为他知道,没有戒律的佛教,会很快走向衰亡,正法难以久驻啊。《律藏》(佛教戒律典籍的汇编)也是三藏之一(三藏分别是经藏、律藏和论藏),足可见戒律是多么重要啊。

    宇宙观:第五部讲《俱舍论》,主要讲述一切万法之总相、别相、性质、类别,对世出世间法进行细致入微的分析,详细阐明流转与还灭的因果法则,真实开显四谛真理,为所有希求解脱的修行人指明一条修行途径。总之这是讲佛法的宇宙观的。

    学完这五样,就可以参加四级考试了。这里的四级是指经院教育考试的四个等级,最高一级叫拉然巴格西,想取得这个学位,那是相当难啊!用“皓首穷经”形容不为过啊!

    当然,佛法绝不仅仅局限在印度和中国,大乘佛法从中国逐步转播到日本、朝鲜等国;南传佛教逐步在泰国、斯里兰卡等国兴盛;目前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佛法也在不断的流传和演进;甚至在非洲也有佛法的传播。由于篇幅的限制,笔者就不一一赘述了。

    佛法流变了近3000年,如滔滔江水,虽山阻石拦,毕竟东流去;如凌寒的梅花,虽雪辱霜欺,依旧向阳开。正所谓“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今天我们接触到佛法,也觉得倍感珍惜,通过学习佛法,与几千年前的教主释迦牟尼进行心灵沟通,是何等的幸运啊。

    佛法的流变,正印证了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觉悟的真谛:缘起。佛法依缘生,也必然依缘灭。只要世人还有贪、嗔、痴,佛法就依然会存在;世人灭尽贪、嗔、痴的那天,也是佛法彻底消亡之时。正如《金刚经》所说:“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主要参考资料:

    潘桂明,中国的佛教,商务印书馆,1997年4月第一版

    印顺法师,印度佛教思想史,中华书局,2010年6月第一版

    释慧皎著、朱恒夫、王学钧、赵益注译,高僧传,陕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5月第一版

    胡适,禅宗是什么,漓江出版社,2013年1月第一版

    白化文,汉华佛教与佛寺,北京出版社,2003年3月第一版

    王尧,走进藏传佛教,中华书局,2013年3月第一版

    多识仁波切,宗喀巴大师佛学名著译解,甘肃民族出版社